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


  【1】

  兔女郎扭腰舞动着身体。
  在我的肚子上。
  令人想要舐啜整个晚上的性感嘴唇发出甘美的娇声,她用蜜穴的肉折紧紧缠
夹着我的肉棒。
  只是听到她的呻吟我就足以硬涨三日。
  也许是因为被悦乐翻弄而不甘,她不时会轻咬嘴唇忍住声音,所以在那时候
我都会配合她的动作用力挺腰,让她情不自禁地吐出「依啊?」的呻吟。
  然后她就会狠眼瞪我,似乎是因为没能表现身为学姐的从容而羞怒,但是她
似乎不知道那阵眼神只会令我的肉棒更硬更兴奋。
  因为察觉到她想用手堵住嘴巴,所以我在途中就用手抓住她的手。
  当然,我不是用很暴力的方式去解决这问题,而是好像深爱彼此的恋人一样
跟她十指紧扣,让手掌互相磨蹭。
  前来途中经过便利店买下的保险套现在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做都做到把套套射光了,干到天昏地暗直至现在,她最感到羞耻的时候却是
我们以骑乘位做爱时两手互相的热恋时光。
  女人心真难懂啊。
  不过,女人心不好懂,女人身的话倒是了解得漫清楚的。
  大床的弹簧发出吱吱喳喳的响声有够吵的。
  利用床铺的弹性,我从下用力挺腰。
  「嗯喔?」
  似乎精准地刺激到弱点了。
  从她荡漾的表情以及娇美的呻吟就能确认。
  「刚刚也休息够了,接下来干麻衣最爱的那个吧。」
  我抬起身子,抱着她下床。
  本来想抽出肉棒再重新插进去的,可是她扭拧着身体紧贴过来,让我没抽出
肉棒的空隙。
  假如这是本人无意识作出的行为,这可真是恐怖的才能了啊。
  被薄得可以确得肌肤颜色的丝袜紧紧包住的一双长腿死死缠住我的腰,双手
绕过了我的后颈,她用彷佛树熊擒抱着大树似的姿势跟我肉帛相连着。
  「我才没有说我……嗯……喜欢这样子……」
  这状态还在逞强喔?
  怎看都是因为期待火车便当式交配而在紧夹肉棒吧?
  还以为我听不到,你刚刚可是小声说「果然很大?」了嘛?
  ——太棒了吧?
  果然樱岛麻衣就是要这样子啊!
  我抓捏着她的屁股把她抱紧。
  我无言地伸出舌头,麻衣就羞涩地伸出舌头响应,然后就好像两条蛇在肉博
似的绞缠彼此。
  跟那个樱岛麻衣一边深吻,一边以火车便当式抽插着,完全没有现实感。
  可是这个不是梦,而是无从否认的真实。
  「那么就当成我很喜欢这样子插吧。」
  我在麻衣的耳边呢喃着。
  「不过,因为我很喜欢,所以会插得很激烈喔?」
  「——不,不要——」
  我无视抗议开始猛烈抽送起来。
  「噫!啊? 嗯? 好强……要,要坏掉……啦……?」
  挤出啪啪啪的响声,麻衣的身体因为自重让肉棒深入体内而僵硬起来。
  她紧抱着我尝试忍耐快感,但这俨然是弄巧成拙。
  以全身承受跟感受着她纤细却带有充盈柔软肉感的娇躯,我的海绵体因为加
剧充血而硬涨得更大。
  「我很喜欢你啊,学姐。我会宠爱你一辈子的,每天都爱你喔。」
  死命抱着我的身体不让自己往下掉的麻衣,准备在她的蜜穴狠狠射精的我。
  超想在最后用力插到最里面才射啊。
  把麻衣放回床上让她的身体屈住,我从上方跨骑往下用力抽插。
  她因播种体压的压迫感而表情扭曲,但是在我扭动身体让震动传到子宫时她
马上露出恍惚的神情主动索吻。
  「我差不多要射啰。」
  「快点!求求你,我,我快,不行……?」
  我们发出动物叫的低吼,然后在彼此紧密连系着的状态下高潮了。
  两次,三次,四次。
  肉棒不断的跳动。
  每个跳动都让麻衣敏感的肉折欢愉地颤抖,作出把精子挤往里面的蠕动。
    *******    *****    *******
  【2】

  从小时候,就很不擅长要恳求甚么或是作出请求。
  需要作这些事时,总会先想到对方。
  会因为自己突然搭话让对方的工作受到阻碍吗?会不会对方不想跟人谈话自
己却很不看气氛地扬声了呢?会不会单纯是因为怕麻烦而没拒绝自己的要求呢?
  说穿了,有否惹来麻烦只是当事人会知道的事,自己为这些东西担忧根本是
徒劳,可是已经根植身心的行动规范彷佛沾在胶制品上的油污一样,不管怎样擦
拭也会留下黏稠的手感。
  成长为不管在哪都相当蒙羞的沟通障碍,我回过神来已经是高二生了。
  麻烦的性格让我的朋友很少,更不用说女朋友甚么的。
  可是,年龄=没女友年历持续更新着的我在某日发现了奇妙的事情。
  那是我一如以往地为了宣泄人际关系的压力而在家附近跑步的时候的事了。
  前方出现了人影。
  是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穿着峰原高中制服的女孩子。
  当我快要追过用看似很疲倦的样子走着的她时,刚好吹来了一阵凉风,虽然
风势不强却足以把她的裙子吹起。
  当察觉到时,一时大意的她已经来不及表住裙摆。
  ——水蓝色。
  只在视界昙花一现的布料色彩,让记忆里以高精细4K画质好好保存下来了。
  感激万分,感激万分,今晚的撸管配菜有着落了。
  有人说可以作运动来宣泄性欲,但我能断言这一点屁用都没有。
  运动不能宣泄性欲,那完全是两码子事,甚至能说培养了体力所以性欲更加
强烈。
  我跟一脸娇羞地望过来的女孩四目交投。
  又大又圆的眼睛留下了强烈印象,跟可爱的脸蛋轮廓很匹配,虽然不能说是
惹人注目的美人或是使班内男生心荡神驰的美少女,但却有一阵跟她在一起完全
不会感到苦闷疲劳的气息。
  要是跟她当上恋人的话,就算日后成年了回忆高中生活时也应该会有不少美
好的回忆吧。
  我不禁对她冒出了这种老成的感想。
  总之,我摆出一副『甚么都没看到喔』的样子从旁走过。
  虽说拼命装作冷静,可是当脑袋中想到『这个娇羞脸已经能撸三发』的想法
时,把她那副表情狠狠沾污的妄想已经让脑袋忙个不可开交。
  也许是因为这样吧。
  本来只该停留在脑中的台词,不经意的溢出嘴边了。
  「不好意思。可以让我再看一次内裤吗?」
  ——刚刚谁在说话?
  ——干是我啊!
  惊觉自己的大失态,心脏也几乎要停顿了。
  全身的汗线暴涨,衬衫的后背瞬间湿了个透,嘴里也变得无比干燥。
  警告,警告!紧急事态!这要直抵社会性的即死啦!
  干脆全力冲刺逃离现场吧?不行,这样子太令人起疑了,应该要就这样保持
步调装作甚么事都没发生过!对了就这样干吧!
  在那连眨一眼都变得彷若永恒的瞬间我定下了结论。
  就在此时,她忽然开口了。
  「那个,」
  我吓得心脏都快要从嘴巴飞出来了。
  该无视吗?
  该直接道歉吗?
  「请看我的内裤吧。」
  我舍弃一切迷惘停下脚步,急剎车带来的负荷让我的右膝冒起疼痛。
  她走向吃痛而停下我前面,一边说「请看」一边把裙子揪了起来。
  那片内裤从款式而言在她这个年龄里相对有点普遍跟朴素,而那片薄薄的水
蓝色跟记忆完全相同。
  平常被藏在裙下的大腿相当水灵,让人不禁想到了鲜美的白桃肉。
  这是现实吗。
  看起来跟异性交际完全无缘的少女,对刚刚认识(其实称不上认识)的男人
主动露出内裤。
  在那片薄布的另一端,是只该给特别的对象窥望的神密地带……
  想到这些,股间就朝气勃勃了。
  肉棒快要硬涨到把运动服都顶起来了让我只好往前屈腰,可是我下面的老伙
伴并不是这样子就能遮挡的呎吋。
  光顾浴池时我都偷偷炫耀的呢。
  虽然很遗憾的是现时为止也没有小便以外的使用预定就是。
  「这样子,可以了吗?」
  一直暴露着内裤的女孩脸颊绯红,等待着我的回应。
  「可以了。谢谢你让我欣赏了一番美景。」
  当我吐出蠢毙的感激时,她就把裙子放回原状,然后好像甚么事都没发生过
似的无言地踱步离开了。
  人果然不可貌相,我这是遇上清纯派痴女了吗?
  虽然说痴女本身能否说清纯派亦是成疑,可是世界上也有清纯派性感偶像这
种东西,好像她那样被请求就露出内裤的也可以算成清纯派吧。
  ——奇妙的事情并不止这次。
  在那之后,我的『请求』都不断奏效。
  平常再怎么令人却步,甚至一个不好马上被逮捕的『请求』也好,只要我用
特定的形式说出口就会变成不允拒绝的命令。
  也就是『不好意思。可以OOOO吗?』这个句式。
  试了好几次,在我说出不好意思四字时,对方的眼睛就失去神采,变成了被
催眠似的状态。
  在我说完请求之后她们的意识便会回复,虽然看起来跟平常无异,但是其认
知早就被我改写了。
  更有趣的是不单被我请求的人,连四周的人都会同时受到影响。
  比如说我在教课室中央说「不好意思。可以跟我做爱吗?」的话,不单是被
请求的女生,连附近的同学都会认为我们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遇上这种烂梗套路照进现实似的展开,充斥体力跟性欲的思春期男子会干出
甚么来着?
  ……不用说也知道,就是工口事了嘛。


  火速舍弃童贞的我在那之后,就对看上眼的女孩用这招,过着不断将肉棒插
进美女体内的爽爽日子。
  不过,校园催眠后宫最初仍然很愉快,可是每天都同一戏码实在有点腻了。
  只要我请求的话一堆女生自然会任我奸淫,但我实在没找到让我想要作出这
种请求的美少女。
  要是被我夺了单相思或是女友的家伙听到的话,想必会狠狠把我揍死,可是
人就是这种无论幸运跟不幸都会很快习惯的生物啊。
  干脆把范围扩展到校外吧。
  也该试试这能力到底有效到哪个地步。
  在好奇心油然而生的时候,某件事情发生了。
  梓川咲田,对樱岛麻衣告白了。
  在全校师生眼前喊出爱慕的梓川,否定了他的暴力事件疑团的樱岛。
  在那之后,两人不时被目击在校内一起活动的样子,就算是我这沟通障碍者
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发展到甚么地步了。
  无法饶恕。
  我对这个比自己大一学年的美女学姐不知道作了几次自慰,次数多得手指脚
趾加起来也数不完;就算我已经没那么强烈的妄想癖,以前可是天天跟她在脑海
中恩爱的啊。
  可是现实里的我明明有这么离谱的异能,却完全没去接触樱岛麻衣。
  我在怕。
  不单是个美人,而且是学姐,还是有名的艺人。
  以樱岛麻衣为对象撸管,或者嘴上说想作肉帛交缠之类的猥亵对话的男生想
必不少,可是我肯定没人敢实际去作那些事。
  身处的世界不一样,存在于另一个次元的高岭之花。
  不管列出甚么理由也好,终究也只是没胆而已。
  包括我在内。
  然后便是梓川的出现了。
  不禁感到他真的有点帅呢。
  他难不成没想过,在那个状况被甩的话就会变成全校的笑柄吗?没想过那样
子的话该摆出甚么表情回学校被耻笑吗?
  要是他是考虑过还那样作的话,可也真是帅气了啊。
  但那不代表我该放过他,这是这那是那,一事归一事啊。
  高中生要交际的话,接下来肯定就是那码子事了吧。
  我没法想象樱岛麻衣被自己以外的人搞上床。
  因为梓川的出现让我不禁焦急起来,下定决心攻略樱岛麻衣。
  真是的,明明超简单的啊。
  ——只是好像平常那样说「不好意思。可以跟我做爱吗?」而已啊。
  她的回答令人振奋。
  「承受年下男生的性欲这点事情,没甚么大不了的。」
  这个认知也浸透到在她身旁的梓川脑袋里。
  「那么我们就要去学姐家干个爽啦~」
  正常的话被海扁也不奇怪的台词,却只是让梓川很爽快地对我们道别。
  在那天,我跟学姐连成一体了。
  我的肉棒毕竟呎吋特大,最初她也被我插得很痛苦,可是在我对她要求「不
好意思。可以对疼痛感到兴奋舒服吗?」之后,她马上开始呻吟了。
  这能力真够方便的,开挂到我都怕了。
  会不会有甚么我没注意到的坑人陷阱啊?
  在那天之后,我完全沉沦在樱岛麻衣的肉体里。
  每天都前往她的家不断做爱,直到她连一根指头都没法提起为止,然后两人
维持插入姿势互相紧搂入眠,直到天亮才起床一起上学。
  想起她用侍奉过我肉棒的嘴巴跟梓川一起吃午饭,股间就不禁硬了。


  有一次,我在她跟梓川聊电话时偷偷插入她体内。
  「不好意思。可以把跟我做爱的感想传达给处男梓川同学听吗?」
  被我以躺床后插式磨蹭着下腹,她一边呻吟一边开始报告。
  「他的那个从后面插进来,好……好棒? 手指完全碰不到的里面,也被插
进去了……哈啊,不? 要,要丢啦?」
  「最里面被戳感觉如何啊?」
  「丢了? 被,被插里面,啊啊,不……舒服的,停不下来……啊啊? 不
要插那么用力……」
  这句不要到底是认真抗拒还是撒娇,我已经开始能够分辨了。
  用彷佛外星人要从母体破腹而出的劲度,我开始使劲从内侧抽插顶向她的小
腹,麻衣马上爽得连手机都没能拿住,只能抓着枕头。
  把脸挤进枕头,似乎是因为觉得被我听到跟我见犹怜的美少女完全不匹配的
母兽娇叫而感到羞耻。
  这让人更想令她叫个爽了。
  跟其它只干两三次就会腻的女生比起来,跟她做爱真是越做越爽,而她也逐
渐弄懂怎样的言行会使我高兴。
  不用请求都可以干她。
  这也许就是代表我们身体是绝配吧。
  「学姐,快要高潮了呢。里面都在紧紧夹过来了喔。」
  将近绝顶时,她的肉折都会渴求射精似的蠕动起来,完全是引诱男性往体内
尽情射精的动作。
  「就算戴了套子也不代表能完全避孕啊。学姐也知道吧?避孕也可能会失败
的喔。」
  我在她耳边呢喃。
  「说起来,我是不内射就不高潮的体质,所以今天也可以就这样噗啾噗啾的
无套内射射个爽对吧。说不定套子穿了个洞,然后破裂喔。」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我这样诉说着假设,让甘美的妄毒溢渗进她的心底。
  她想必会联想到可能会被未达适婚年龄的男生弄到怀孕的光景吧。
  樱岛麻衣没有反应。
  也许是陶醉在性交中没听见吧。
  「咕喔!蜜穴夹得更紧了呢。这是允许内射的意思对吧。虽然你说不行我也
没法忍下去了就是!」
  我死命的扭腰抽插,动作几能以蹂躏形容。
  她抓着枕头的手指更加用力,肩膀也开始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起来。
  然后,那些力气忽然消失,想必是高潮了吧。
  在数秒之后,我也兴奋地射精了。
  被紧窄的蜜穴夹缠着,我把仍然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拿起,凑向了樱岛麻衣
的脸颊。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告诉正在自撸的梓川同学被插到高潮的感想吗?」
  把脸堆在枕头好一会儿感受着余韵,她缓缓抬起头来吐出一句。
  「最棒了。」
  我狠狠吻向她的脸。


  「男人的那话儿,都那么粗大硬挺强壮的吗?」
  「我的可比较特别哪。学姐很喜欢粗大硬挺强壮的肉棒吗?」
  「你想让我说出甚么?」
  「不好意思。可以告诉我,我的肉棒有没有让你舒服吗?」
  「跟这肉棒相遇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相当新奇。这样子满足了吗?」
  「全国的粉丝们听到一定大哭着撸爆啊。跟本来的形象完全不同,可是超好
撸,甚么的。」
  「都是你的错吧。把我的这样弄成这样。已经跟其它人的呎吋完全没法配合
了啊。」
  最后一句完全是多余的。
  她多半是想赞我肉棒很大,可是结果只是令我的独占欲跟妒忌心燃烧得更加
旺盛。
  「学姐只要跟我做爱就足够了。别去想其它男人的事啊。还是说你难不成想
跟别的人交皇作这种事吗?」
  「又硬起来了。你想做多少次啊?」
  「几次都成啊。直到学姐满足为止。」
  这个晚上,我们又一次做爱做到天亮了。
    *******    *****    *******
  【3】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雪白的美背更是显眼。
  跟麻衣那未成年不给看的日常是从五月底开始的,现在已经是七月了,暑假
也即将到来。
  我们虽然匆忙地让身体连系了无数了,可是精神上的距离却没随之缩短。
  对她的愧疚跟顾虑在我心底残留着,还需要好些时间才会消散。
  互相凝望彼此羞人的部位,互相抚摸甚至舐弄,甚至都直接插入了,在我心
里还有对麻衣感到犹豫的地方。
  最近,我终于能够直呼她的名字了。
  我伸手轻抚那对着我的美背。
  似乎是很敏感的地方,所以被我手指触碰时她很惊讶似的颤抖了一下。
  又是个新发现呢。
  「不好意思。可以让麻衣穿上自认最色最性感的衣服跟我做爱吗?」
  这样请求之后出现兔女郎装还真的令我吓了一跳,可是那肯定是最近令我最
兴奋的服装了。
  那双白晢修长的美腿令我兴奋到首次跟她作了素股。
  被丝袜紧紧包住的大腿夹住肉棒,我享受着跟她的耻丘磨擦的快感,心底后
悔着为甚么直到此刻才记起这件事。
  下次一定要她不穿丝袜直接用脚。
  把紧身衣的下摆推开直接抽插比想象中难受,可是这份不便的感觉也令人相
当愉快。
  纤柔的身肢挤出了小小的胸沟,当我把脸挤进去用力抽插时,下半身几乎就
要爽得变成抽插一下爆射一次的疯子了。
  真的不得不承认了。
  我完全沉醉在跟麻衣做爱这件事上面。
  本来应该是她沉醉在我身上,现在却是适得其反了啊,虽然我完全没感到任
何问题。
  不想放开她,不想把她交给任何人。
  这份感情日渐强烈起来,我也知道这只是相当孩子气的偏执独占欲。
  所以,我决定进入最后阶段了。
  「……嗯……又要,做爱了吗?」
  察觉到我从后方插入体内,麻衣作出了微弱的抵抗。
  「你让我稍为休息一下嘛。」
  「没问题的,我会动,麻衣就好好睡吧。」
  「你这样说也……好硬?」
  「舒服到自己动起来的话我也不会阻止喔?」
  「尽在那边得逞……」
  她的蜜穴已经相当湿润。
  窄嫩的泥径已经完全适应我的肉棒,肉折一片片的抖动,为了迎接插进来的
主子而欢愉地颤抖。
  从后搂抱着她连根插到底的我没有马上抽送,而是等麻衣的蜜穴收缩到紧贴
肉棒的形状。
  记忆了被改变的轮廓,肉壁在刺激下逐渐活跃起来,细腻的片片凹凸紧密地
贴在肉棒上面磨蹭。
  享受着犹如拳击手咬着护齿那种紧密感觉,我慢慢开始抽送。
  「哈,啊,啊……啊嗯?」
  我一边啜吻麻衣的后颈一边抽送,她很快就吐出甘美的呻吟。
  「不好意思。可以告诉我这种行为的主要目的吗?」
  「做爱是为了让相爱的生诞下孩子……这样子,没有错吧?」
  麻衣脸颊通红的回答。
  感到羞耻的她没能把整句话说完,所以听起来断断续续的,可是也承认了现
在的行为是以繁殖为目的的活动。
  彷佛恋人确认彼此爱意甚么的回答虽然很浪漫,可是她知道做爱本来的意义
是繁衍后代。
  我也是意见相同呢。
  「学姐,也许你爽到忘了,可是刚刚已经把套子都用光啦。换言之,现在我
可是无套直插的喔。」
  麻衣似乎真的没注意到。
  察觉到事态严重的她马上开始挣扎起来。
  「拔出来!要是弄出意外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她把手按后推想把腰挪开。
  没用的,那么纤弱的手臂怎么能阻止我抽插?
  「我们现在作的是为了做人的行为啊。这样的话不是刚好达到本来的目的了
吗?而且……」
  我把挺腰加快,她的挣扎就变弱了,摆出一副想要忍耐甚么似的模样。
  「无套抽插很舒适不是?我可是爽到不行呢。彷佛肉棒跟下半身都要溶化似
的有够舒服啊。」
  「啊嗯? 舒服甚……甚么,的……噫? 不是那样吧?」
  「你承认很舒服了喔。我也吃一惊了呢。只是剥了那片薄薄的塑料皮,就感
觉到以前从来没察觉的微细皱粒……其它夫妇也有这种经验吧。这绝对会让人爽
到刮目相看啊。」
  把她摆成手脚着地的匍匐姿,我从后方猛烈的抽插。
  再里面一点,最里面。
  我不断挺腰前挪,只求在射精时尽量紧贴她的子宫。
  「麻衣啊,我可一直在想哪。不需任何努力跟辛劳就得到的力量,多半会跟
得到的时候一样,回过神来就自动消失了。」
  「啊,啊,哈啊,嗯嗯……不? 不要一直顶往里面?」
  「我以前看的漫画都这样演喔。然后那些滥用力量的坏蛋,最后都会得到该
有的惩罚呢。」
  把手前伸拨弄阴蒂,麻衣低垂的脑袋就好像弹簧一样猛然抬起。
  「我知道自己是个大坏蛋,最后肯定不会有甚么好下场的。奸淫了学校那么
多女生,把肉棒插进本来连搭话都没可能的学姐体内,幸运成这样,日后不来一
段强烈的不幸肯定说不过去的。」
  「你一直在说甚么奇怪的话啊?」
  「为了得到学姐,我宁愿掉进地狱的意思喔。」
  腰开始抖动起来。
  被麻衣的媚肉包围着的肉棒开始颤抖,急着让精子寻觅出口。
  「哪怕日后梦醒了,也留下没能消去的连系吧。留下我们爱的结晶!」
  我作着最后的冲刺。
  紧抓着兔女郎掩摆着的屁股,我死命将腰往前顶。
  被凶悍的活塞运动从后冲击着蜜穴,麻衣只能咬着床单不让绝叫溢出。
  「不好意思,可以产下我的孩子吗!」
  没待她同意,我就射了。
  以从来没有的份量跟去势射精,我大量的精液就这样沾污了麻衣的子宫。
  「咕喔喔喔喔!」
  干下去了。
  达成感跟射精带来的快感侵蚀脑袋,让我的视界在泛白跟变黑间快速来回。
  说不定刚刚已经让脑神经烧掉几百根了。
  麻衣则是软摊在床上,只能用粗重的鼻息吐出呼呼的低喘。
  往内顶了一会儿之后我才抽出肉棒,然后她的蜜穴就发出噗的一声,肉裂间
溢出大量白浊的液体。
  这可不是结束,只是第一次而已。
  我一边喘气,一边幻想跟跟麻衣建筑美好家庭的未来计划……

               【FIN】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