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里世界】1] [下一篇:【里世界】2]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房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把时间推回一些。
  「啊哟,八云女士,你好」
  「平川先生,你好。」
  平川搬运社的会谈室内,名为平川纯一的中年男子正满脸堆笑的,盯着坐在
对面椅子上的八云紫,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丰韵的胸脯。
  面对纯一的问好,八云紫的回应不咸不淡,却没对那放肆的目光做出评论。
  传言都是真的,在确认这点后,纯一体内的欲望迅速膨胀,认为自己可以再
过分一点。
  「啊呀,啊呀,能孤身打出一片基业,八云紫女士真是了不起呀。」
  「过奖」
  满脸堆笑的纯一屁股离开椅子,身子微微向前,向着八云紫伸出手。艳丽的
脸上露出少许困惑,显然纯一的动作给八云紫造成不小的困惑。感受到眼前女子
的异样,纯一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身子前倾的姿态。片刻的沉默后,带着白色
长手套的手掌抓住悬在半空中的手。
  「请多·呀·」
  客套的话语化作低沉的尖叫,只因为纯一的嘴唇点在手套上,直到将手套的
背部沾满口水,纯一才抬起头来。手掌中僵硬的肌肉很快放松下来,很好的体现
了八云紫愤怒又无奈的心情。彻底放下戒备的纯一,直起腰部,从桌子的另一侧
来到八云紫身旁,和她一起做回椅子上,而在动作的同时,他依旧紧紧的抓住八
云紫的手掌。
  「呀·」
  几次尝试抽回手掌失败后,八云紫的屁股向着旁边挪动,试图距离纯一远一
些,然而椅子就这么大,她能躲到哪里去?很快的来到椅子边缘的八云紫避无可
避,只能任由着纯一的手掌挽上自己的腰肢。
  「不要」
  隔着布料,八云紫身体的震动通过纯一的手掌,传入脑海之中。这反而让纯
一更加兴奋,尽低下头试图去亲吻那娇艳的嘴唇。急促的声音中,空出来的手掌
抵在男子的胸膛,然而柔若无骨的手掌能阻止男子的动作么?八云紫嘴角的嘴唇
已经说明答案。最后的关头,八云紫撇过脸的动作让纯一嘴唇点在自己的嘴角。
  纯一也没有失望,而是上下摆动头颅,从嘴唇中伸出的舌头,在八云紫的面
颊上舔舐着。舌尖传来的震感越来越明显,八云紫的内心一定很无奈吧?然而她
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敢做,按在胸口手掌推搡的无力,就能很好的说明这
点。
  越来越兴奋的纯一,竟拿着八云紫的手掌向下探去,在裤裆处,胯下早已经
鼓起一大块,而另一只手也顺着纤细的腰肢向着鼓囔囔的胸部移动。
  八云紫的手掌从纯一的胸口离开,向下探去,想要阻止男子的动作。然而纯
一却抢先一步,当他的手掌抓住八云紫胸前一侧的丰盈时,悬挂在半空中的手掌
停下来,跟着无力的搭在纯一的手腕。
  「别这样,我们不是要谈合同。」
  即时隔着白色的衬衫,胸口美妙的触感依旧让纯一无比享受。逐渐的八云紫
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晕红,说话声中也开始掺杂着异样的气息,名为情欲的气息。
  「合同?」
  纯一这才想起来,今天自己和八云紫是来谈论合同的,貌似是事关八云搬运
社生死的合同,嘛,那种数额对于自己也是。
  「别这样,快住手。」
  八云紫的哀求让纯一停了下来,这是不可能的,或者说,那断断续续的声音,
更加刺激纯一的欲望。抓捏乳房的手掌狠狠下压,在惊呼声下,来到前端的手掌
用手指捏住紫色前摆上的凸起。
  「呀」
  一声尖叫,八云紫的后背猛然紧绷,从椅子上谈起,跟着又落了下去。抓准
时间的纯一,快速俯下头,这次八云紫没来得及反应,粉嫩的双唇被结结实实的
吻住。
  「好了,你可以看合同了。」
  顶入口腔的纯一舌头和八云紫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当他抬起头来时,八云紫
的身体已经半躺在纯一怀中。按在手臂上的手掌松开后,指着桌面上的合同,纯
一的声音中充满戏谑。看着八云紫现在颤抖着伸出手,去拿桌面上的文件,纯一
的双手来到八云紫的胸前,分别抓住一边的乳房。
  「呼,啊。」
  「怎么样?这份合同还可以吧。」
  回应纯一声音的只有甜美的喘息,此时八云紫的白衬衫已经被拉到胸脯上方,
颤巍巍的肉球被纯一的手掌抓住,随着呼吸而抖动着,紫色的前摆被拉直,嵌入
乳沟中,显得格外淫密。当八云紫放下手中的合同时,按在纸张上的指尖都在微
微颤抖,面对纯一的问题,八云紫只是测过脸,没有开口,只是金色的美目中蕴
含着弥漫的雾气。
  「那是不是该让我舒服一下了。」
  「好呀。」
  秒答的八云紫竟俯下身体,将纯一的阳具从内裤中掏出来,跟着含进口中。
  舒爽的感觉让纯一,手掌顺着八云紫的背部一路向下,试图去抚摸裙摆下翘
挺的臀部和靠在椅子上的修长双腿。
  纯一的右手手在半路上被八云紫的双手抓住,跟着拉到自己胸脯的侧面,只
好继续玩弄那被挤压的雪白肉球,而另一只手拉开衣带后,从后面伸进去,抚摸
着光滑的后背。
  秀美的头颅上下起伏,随着金发在面颊两侧挥舞,八云紫的身体不停的战栗
着。粗重的呼吸声从纯一嘴中发出,按在八云紫后脑的手掌用力下压,即时如此,
喷洒的液体也让八云紫的脸上满是白色。
  「做我的女人吧。」
  「好呀。」
  即时得到的回应是长长的沉默,纯一也只是用双手抓住肉球,再次按了下去,
他相信八云紫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应该说她没有选择才对。事情没有跳出纯
一的猜测,滑腻的双肩急切的抖动数下,甜腻的气味中八云紫做出回答,然后再
狂喜的目光注视下,再次俯下头。
  「真舒服,等下让我享受一下,蜜穴的紧凑吧。」
  阳具陷入熟悉的温暖中,满脸舒适的纯一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开始期待八
云紫的蜜穴会带给自己多少快感。这次八云紫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加快舔舐的
速度,欲望的漩涡中,纯一的意识逐渐消弭,最后的最后,好像有人在耳边说话,
然而他却无法知道话语的内容,因为已经听不见了。
  「做梦。」
  站起来的八云紫看着从椅子上滚下来的纯一,看着那满是肥肉的脸上挂着的
笑容,内心不由的泛起阵阵波澜。强行压下杀意后,八云紫抬起右足,踩在纯一
的肚皮上。跟着她抬起手在脸上摸了一把,看着手套上挂着的白色粘液,八云紫
皱起眉头。
  「蓝」
  伴随着八云紫的话语,她身后的空气中出现一条缝隙,身上的道袍和八云紫
款式接近,不同与前端的法衣颜色是蓝色,有着狐狸耳朵的金发女子,从裂痕中
走了出来。一人高的缝隙在蓝身后闭合,屁股后的九条金色尾巴在地面上扫动,
目不斜视的蓝,双手平放,举过头顶,而掌心中放着一条洁白的毛巾。
  「蓝·接下来交给你了。」
  「是·」
  八云紫接过毛巾后,在脸上摸了一把,随手将毛巾丢回蓝的手中后,看着躺
在地上的纯一,面无表情的八云紫用脚踢了踢他右侧的肚子,接着间隙将纯一吞
没。八云紫没说要蓝做什么,她相信式神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而蓝也没问,因为
她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哦,对了·替我准备去那里的机票。」
  「紫大人?」
  就在八云蓝合起双手,准备退走时,八云紫的话语让她的脚步停了下来。绝
美的容颜上露出少许犹豫,片刻的沉默后,八云蓝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话了。
  听到声音,八云紫转过头,蓝连忙低下头,跟着感觉右侧的肩上一重,用眼
角一瞥,是带着白手套的手掌。
  「毕竟答应某人了呀。」
  按在肩膀上的手掌顺着白嫩的脖子,一路向上托起下巴,抬起头来的八云蓝
看到的是不断逼近的红唇。一阵销魂的声响过后,满面潮红的八云蓝瘫软在八云
紫怀中,而八云紫一边用手抚摸着压在胸口的后脑勺,一边轻柔的说道。
  「了解·」
  「哈切·」
  远处的少年猛地打了个喷嚏,就在刚才他忽感到身体一阵哆嗦。寒意来得快,
去得也快,不明所以的少年再一次打开提包,确认合同后,将关起来的提包抱入
怀中。虽然不知道上白泽老师为什么要自己去谈那么重要的事情,既然她这么信
任自己,少年也不想要掉链子,一定要保证怀中包的安全。
  这么想的少年,双手向内收紧,将怀中的提包抱的更紧了许些,做完这些事
后,少年悄悄向着左边。正在回村落的巴士上,少年坐在右侧的位置外面,有着
银色双马尾辫,穿着女仆装的女子正坐在过道的另一侧。巴士过道两侧都可以做
两个人,然而银发女仆的旁边却没有人。双目紧闭的银发女仆后背靠在椅面上,
而并拢的双手正放在裙摆中央,丰腴的身躯在散发出诱惑的同时,还有这强大的
威慑力。
  验票员有和女仆交涉过,至于交涉的后果,看着后排挤在一起的三人,和独
自坐在的银发女仆,就知道了。不过因为验票员的话,让少年知道了对面女仆的
名字·路西菲尔·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好吧·少年自己连名字都没有,怎么会分辨的出名字的好坏?只不过是觉得
银发女仆很好看,所以才偷瞄几眼,不止少年,车上也有许多男性在做这样的事
情。不过比起只敢看路西菲尔侧脸的少年,他们就放肆多了,偷窥胸前丰满的肉
球不说,还拿出手机和拍摄工具,试图窥视路西菲尔的裙底。
  也许是他们做的太过分了,路西菲尔忽然张开双眼,当淡漠的银色双瞳线环
绕一圈后,在少年的身上略作停留,看到那低着头,身体紧绷的男孩,脸上露出
少许困惑,不过很快就恢复成平淡的神色。跟着路西菲尔看向前方,如同刚才那
样合起眼帘,只是现在已无人敢做窥探之举。
  不知道女仆的目光曾经在自己身上停留,寒意散去后,少年长出一口气,转
而看向眼前的椅子后背。不敢看向旁边的少年忽感到一阵倦意,双目中的景色逐
渐模糊,就在少年的意识沉入黑暗前,耳边响起一声轻笑。
  「嗯·嗯·」
  充满诱惑力的呻吟声下,少年的意识逐渐回归,然后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
一跳。只见巴士内,仅有的几个女性正被男子围在中间,身上的碎布间能看到雪
白的皮肤,剩下的衣服已经变成碎布撒在过道,椅背上。窄小的空间内弥漫着呻
吟声,粗重的喘息声,还有特别的味道。少年感到心跳加快数分,不由的撇过头,
然后再次被吓了一跳,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子,血红的双目直视前方,一边喘着粗
气,一边将手伸到胯下,揉搓着裸露在外的阳具。
  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动,在确认自己的衣衫整洁后,少年暗暗松了口气,然后
内心泛起对路西菲尔的担心。身后的寒意越来越重,阻止着少年转过头,于是他
只能把目光投向窗外。只见玻璃外不再是熟悉的场景,而是一片漆黑,失去参照
物的少年无法确认所在何处,只能从引擎的轰鸣声推测巴士还在运行。到底发生
了什么?就在少年内心彷徨之时,窗户内反射出来的图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嗯·嗯··」
  隔壁的路西菲尔衣着整齐,看来是没成为乘客「狩猎」的目标,不知何时开
始,那张雪白的俏脸已经染上浅浅的晕红,女仆裙下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手肘以
下的小臂大部分消失在裙下,随着前后摇摆的手肘,红艳的嘴唇开开和和,发出
一声声诱人的娇喘。
  看到这一幕,少年顿时感到气血向下涌动,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把阳具从裤
裆中掏出来,而手掌也握在柱身之上。少年的手掌上下套弄,同时他小心翼翼的
避开身旁的男子,视线透过镜面的反射,窥视着对面女仆的动作。只见手肘不断
抽送,肩膀也随之抖动。少年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视线正盯着女仆的胸口,
被衣服包裹住的两颗肉球,现在正上下起伏。
  握住阳具的手掌不自觉收紧,下体硬的发疼,注视片刻后,少年缓缓的抬起
头,却发现玻璃中竟倒映着两颗银色的瞳孔。只见路西菲尔后背靠在椅子上,头
颅侧向右方,本来闭合的双目半张,银色的双目通过窗户的反射,对上少年的视
线。
  熟悉的寒冷感再次袭来,身体紧绷,撸动的手掌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偷窥
的事情被发现了,少年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就在他惊恐之时,身上一
轻,疑惑的少年再次看向窗户。只见银发女仆的头颅已经转回去,双目紧闭的同
时,手肘依旧在快速抽送着。
  知道自己在偷窥,没有任何反应?看着银发女仆的面颊,少年的思绪忽开始
蠢蠢欲动,如果是平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有这种念头,然而巴士内迷乱的气氛,
影响他的思绪,在女仆下体不断抽送的手指,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嗯·嗯」
  嘴中的叫声越来越抚媚,坐在椅子上的屁股连同身体不由自主扭动起来,就
在这时银发女仆忽感到椅子一沉,好似有人坐在自己身旁。银发女仆侧过头,吃
力的睁开双眼,看着坐在身旁的少年,半眯的眼帘中的眼球微微睁大。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从银发女仆的视线中,少年看出这个意思,就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得出这
种结论。当路西菲尔的视线落在身上时,少年身体不自觉的僵硬起来,见到银发
女仆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进一步动作,少年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了。
  片刻的沉默后,在喘息声中,少年向着身旁伸出手,悬停胸部的上方。张开
的手掌微微颤抖着,如同少年的心绪一样,如果这时银发女仆开口呵斥,不,只
要有许些反抗的苗头,少年就会立马而走吧。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银发女子没
有开口,也没有表现出抗拒,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少年,而随着「咕叽咕叽」的水
花声,裙下的抖动越发激烈,肩膀的抽动也逐渐加快,忽然抽插的手掌停了下来,
柔媚的尖叫声中,银发女仆那丰腴的身躯向上拱起,弹动的胸脯竟碰触到少年的
手掌。
  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少年猛然扑了上去,将银发女仆顶在车壁上,
伸到后脑勺的右手,强行把她的脸颊掰过来,在错愕的目光注视下,俯下头,吻
住那红嫩的嘴唇。洁白的手掌抵在少年肩头,伴随着肩膀上传来的力量,少年身
体周围再次被寒冷所笼罩。然而和之前身体都要冻结不同,现在的冰冷透着一股
虚弱,连同肩头上手掌的力道也减少不少。
  不断抖动的身体,随着裙摆抖动,从下面喷洒而出的液体,都在表明,银发
女仆现在非常虚弱。知道这种状态不会持久的少年,一边将舌头伸进口腔中,另
一边将双手按在路西菲尔那抖动的胸脯上。女仆服下的两颗肉球落入少年掌心,
怀中的娇躯猛然一抖,随着一声娇喘,少年感到周围的温度再次下降。
  少年知道时间不多,在口腔中的舌头不断搅拌着,同时胸前的双手拉扯着,
尝试解开女仆的衣服。丰腴的身躯颤抖逐渐平息,周围的温度不断下降,已经快
要逼近先前的程度。内心的焦急反映在动作上,使得解开纽扣的举动越发不顺利,
一滴冷汗从额头落下。就在少年即将绝望之时,咔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少年的思绪如同活过来般,手掌向着两侧拉扯,顿时两团雪白的丰腴从拉开
的衣襟中弹了出来。周围的气温已经接近临界点,刺痛的皮肤让少年明白时间无
多,下意识的用双手捧住一颗肉球,然后俯下头将前端的粉红含进嘴中。
  「不·不要·」
  寒气如同潮水般褪下,恢复正常的温度让少年更加卖力的吸允,空出来的左
手也按在另一侧的乳球上。「滋滋滋」的声音下,路西菲尔的身躯轻轻抖动着,
在这种状况下,少年第一次听到路西菲尔开口说话,很符合女仆气质的声线,颤
抖的声音希望少年能停下来,而少年则是用动作做出回应。
  「哦·啊·别」
  少年捧着乳房的右手从腹部向下滑动,从裙摆的末端伸进去后,顺着柔软的
滑腻向上滑动,直到被路西菲尔的手掌抓住才停了下来。带着些许祈求的声音让
少年更加兴奋,右手的手腕左右摇摆,试图挣脱路西菲尔的手掌。然而银发女仆
仿佛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右手的手腕上,少年几次用力,都没能挣脱。不高兴的
少年松开嘴,伸出舌头在满是口水的乳尖上舔舐,跟着用牙齿将其放在嘴中,揉
捏乳房的左手,也来到前端,抓住硬挺的尖端,使劲一拧。
  「呜啊」
  低沉的叫声中,女仆的身子向上弓起,裙摆下握住少年手腕的手掌,力道也
随之减弱。少年抓准机会,右手向前突刺,指尖陷入湿滑之中。纤细的腰肢落在
椅子上,伴随着丰腴的身躯抖动几下,残存在少年身体周围的寒冷也随之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涟漪的气氛。
  「嗯·嗯·」
  咕叽咕叽的水花声再次响起,只不过抽送的手掌已经换人,在蜜穴中抽送的
手指,时不时弯曲,用指尖刮擦着周围柔软的蜜肉,并顶着紧凑的触感,尽可能
的向着深处顶去。
  「嗯·啊」
  银发女仆的双手压在少年的肩头,一连串娇喘声从红唇中发出,伴随着喷洒
而出的蜜液,丰满的身躯再次颤栗起来,绯红的面颊瘫软在少年的胸膛。
  「呼·呼·」
  激烈颤抖的身躯连同喘息声逐渐平稳,少年那沾满爱液的右手,捏住女仆的
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那弥漫着雾气的银色双目,心动的少年再次俯下头。
  随着路西菲尔头颅向右转动,少年的嘴唇擦过银发女仆的嘴角。
  「可以了吧·现在的话,还能原谅你,而且不觉得·」
  颤抖的声线化作掺杂着痛苦的喘息,少年的双手按在肉球上,弯曲的十指陷
入雪白的乳肉当中。事情很奇怪?这完全不在少年的考验范围之内,被气氛冲晕
头脑的他,现在只想要好好的将阳具插入眼前女子的蜜穴当中。
  也许是刚才的动作,已经耗尽路西菲尔的力气,接下来银发女仆只能任由少
年摆布,即使被强迫坐在少年的大腿上,也无力反抗。按在腰肢上的少年双手松
开,丰满的肉球在眼前上下颠簸,少年却没有半点喜悦,只因为女仆竟用双手撑
在自己肩膀上,身体悬在半空中动也不动。
  喘息声下,少年的手掌扶住女仆的腰肢,调整着身体的位置,跟着在路西菲
尔的注视下,双手按在她抖动的肩头,向下一压。压抑的呻吟声中,少年看着眼
前颤抖的肉球,把手掌按在路西菲尔胸前,玩弄着那柔软的乳肉。
  抓住少年肩头衣服的手掌向内收紧,变调的喘息声中,颤抖的身躯逐渐下滑,
然后在挺起,再下滑。看着路西菲尔的动作,少年感到挺立的龟头碰触到两片滑
腻,然后随着身躯的上移,滑腻的触感跟着消失。伴随着时间的退役,滑腻触感
越来越久,龟头上传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片刻后,少年直视着眼前泛着绯红的
面颊,此时的龟头已经陷入一片柔软之中。无视了银色瞳孔中的哀求,少年的手
掌来到乳首的顶端,抓住前端的粉红,用力拧动。
  「嗯·」
  「自己动·」
  悠长的谓叹声过后,路西菲尔丰满的臀部重重落下,破开紧凑的蜜肉后,来
到最深处的龟头抵在花心之上。柔软的膣肉从四面八方吸附着阳具,强烈的挤压
感让少年的声音有点变调。路西菲尔静静的注视着少年,银色美目中浮现着他无
法理解的光辉,一声轻叹,柔软的腰肢左右摇曳,充满弹力的臀部也随之上下起
伏。
  「舒服么·」
  「嗯·嗯·舒服·快··快·用滚烫的精液将我的小穴塞满。」
  阳具在蜜穴中进进出出,一连串娇吟声从路西菲尔嘴中吐出,如同被征服般,
本来清冷的声线带上许些柔媚,显得更有诱惑力。少年的十指扣入白嫩的乳肉,
阳具一颤一颤,好似随时会射出来般。
  最后,少年还是忍住没有射出来,而且在路西菲尔的呢喃声中开始挺动腰部。
  越发急促的呻吟声下,路西菲尔的双目逐渐混沌,身体起伏的动作也越发激
烈,随着肉臀重重落下,路西菲尔的双手缠绕在少年的脖子后,前压的身躯贴在
少年的身上,竟主动送上嘴唇。路西菲尔的身体不断抖动,一股股爱液喷洒在龟
头上,内心的直觉告诉少年,自己可以射精了,于是放松腰杆,将精液全部射在
蜜穴深处的花心上。
  「呼·呼··可以·」
  「各位·可以下车了·」
  嗯嗯声中,少年的手掌在路西菲尔的腰肢后面并拢,在享受着两颗乳球挤压
胸脯的快感,一边和银发女仆拥吻在一起。丰韵的身躯逐渐平复下来,抬起头的
路西菲尔看着少年,双眼中满是复杂的神情,就在她想开口时,陌生的声音在巴
士内回荡。
  和路西菲尔清冷的声线不同,在车厢内回想的声音充满诱惑力,少年那因为
射精而有所疲软的阳具,竟变的更加坚硬。路西菲尔轻吟一声,肩膀抽搐间,将
头颅埋进少年的右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吧,下车吧。」
  前面的人员缓慢下车,少年见状,双手托住女仆雪白的大腿,试图站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少年竟成功站起来,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力量,稍微讶异
一下后,手掌按在路西菲尔的屁股后,跟着人流,缓缓前进。路西菲尔什么都没
说,双腿主动缠上少年的腰肢,环绕少年背后的手掌,拉扯着衣服,逐渐粗重的
呼吸声间,爱液顺着结合的下体而滴落地面。
  「待会找你算账。」
  来到巴士外后,众人站在空地上,眼前完全看不到任何景象。漆黑中传来物
体震翅的声音,闪动着少年内心的欲望,他的阳具越来越痛。就在这时,路西菲
尔双手,双脚紧紧的缠绕在少年背后,丰硕的胸脯在男孩胸膛的挤压下变形,银
发女仆将头颅靠在少年的面颊处,小声的说了一句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右侧的耳
垂。
  嫩滑的舌尖刮过耳朵,带给少年涟漪的感觉,然而下一刻这份感觉就化作了
恐惧。从路西菲尔那纤细的身躯上爆发出惊人的压迫感,从巴士中下来的成员一
个个倒下,距离最近的少年也意识模糊,即使被路西菲尔的双手,双脚缠住,也
一屁股坐在地上。
  「嗯··」
  「古··」
  尖锐的音调,惊恐的声线,就能明白黑雾中生物是多么的慌乱。当少年跌坐
在泥泞的地面上时,路西菲尔身体一颤,无法控制的发出一声轻吟,隔着低头看
了少年,银色的双目中满是嗔怪,仿佛在责备少年现在还要搞什么幺蛾子。恐惧
的少年忽感下体一凉,怀中的女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沾满爱液的阳具在空气中晃
动,巨大的轰鸣声从涌动的黑雾内传出。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接连不断的巨响声让少年碎碎发抖,光是想象路西菲尔等下会如何处理自己,
就让他的感官被恐惧所占据。少年没有等待太久,充满绝望声音被剧烈的轰鸣声
所吞没,面对迎面而来的黑雾,少年下意识的用双手挡在眼前,以至于没看到掺
杂在雾气中的粉色气体,渗入体内。
  「可以放下手了」
  少年放下手臂,只见路西菲尔站在几步前,她身后满是晕倒的人,黑色的雾
气消散的无影无踪。路西菲尔的双手环在胸前,浑然不知这会让乳房显的更加明
显。回想着刚才的恐惧,少年只能将扑上去的欲望压下,吞了口口水,尝试站起
来。
  路西菲尔看着少年,忽然她的头颅微微左侧,雪白的面颊上露出一抹微笑。
  少年见状,心跳快了数分,跟着腹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两眼抹黑,恢复视觉后,
自己躺在地上,跨坐在身上的路西菲尔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原谅我···大人」
  没有理会少年眼中的困惑,路西菲尔嘟囔着什么,却连身下的少年都听不清
楚。此时的少年才发现,路西菲尔面颊两侧的马尾已经化作散乱的银发,显然在
刚才的爆炸中发带被毁掉,丰腴的身躯正微微抖动,难道?感受到少年的视线,
路西菲尔的脸蛋重新被晕红所沾染,跟着微微抬起臀部,右手抓住裙摆,拉扯到
腰间。
  雪白的大腿向着两侧分开,路西菲尔的左手伸到胯下,抓住少年的阳具,将
其对准自己的下体。银发女仆徐徐坐下,当蜜唇顶在龟头上时,路西菲尔发出一
声低喘,略作停顿,雪白的媚脸上露出许些悲哀,跟着被抚媚的春情所取代,白
嫩的屁股重重落下。
  「动呀,笨蛋。」
  快感的电流传遍路西菲尔全身,纤细的腰肢左右摇摆,适应着蜜穴被塞满的
触感,路西菲尔撇下头,看着满脸疑惑的少年,,双手分别抓住少年的手腕,并
举了起来。将少年的手腕拉到胸前,感受着手掌捏在自己的乳房上,路西菲尔开
口了,语气中充满诱惑,说完话后,丰满的臀肉主动摇摆起来。
               (本章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里世界】1] [下一篇:【里世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