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我飞奔进厕所,刚关上隔间的门,外面就传来脚步声、说话声,以我看电影
的经验,这时女厕的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了。
  我真想告诉她们排我这没有用啊,我现在一丝不挂,怎么可能出去,我的衣
物都在隔壁的隔间里,隔壁传来开关门的声音以及方便的声音,但是没有异常。
我大衣挂在门背后不可能没人看见,难道已经被人拿走了?
  我后悔自己刚刚开始新的生活就重操旧业,如果衣服都被拿走,我要怎么回
去?小新会不会到处找我呢?难道我要被一直困在这里,直到清扫人员发现我,
我不敢想象。
  「哎哟,真是急死人,这人怎么进去那么久啊。」
  「是啊,这人都进去十几分钟了,孩子都能生完了吧。」
  这时我门口传来催促的声音,我又不敢做声,好在我现在的脸皮也厚,被人
说几句也无碍。
  我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坐在马桶上,等待命运的判决,好几次有人试图推开厕
所的门,我都以为门会被推开,而我会这样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安静了,我听到隔壁也没了动静,慢慢打开门,外
面没有人,我赶快打开隔壁的隔间,眼前一幕让我惊呆。
  我的大衣被铺在地上,上面都是脚印和污渍,我的T恤被用来擦马桶,然后
随手扔在一边,在垃圾桶里看到我的内裤,上面还有大便,难道有人用来擦屁股?
  我愣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整我呢,安分了这么久,
今天为什么就欲求不满呢,我真是自讨苦吃。
  我走出了隔间,照了照镜子,外套风衣的里面除了一条牛仔短裤外一无所有,
风衣的领口有点低,可以看到乳沟,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这还不算什么,主要现
在这件风衣在厕所的地上被人践踏,已经是污秽不堪,我试着擦去一些过于明显
的污迹,但是这件淡色系的风衣仍然看上去像是垃圾桶捞出来的,这样的穿着也
是很引人注目了。
  我无法责怪那些有意无意的恶作剧者,或素质低下的人,谁会把自己身上衣
物都放下出去兜风呢,我难道不该感恩她没有拿走我所有衣物,让我寸步难行呢。
  我咬着牙,走出了厕所,回到自己看电影的厅里,小新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电
影,看到我来了,他皱了皱眉头,捏了捏鼻子,示意我身上好臭。我知道,因为
我的牛仔短裤也是从装满厕纸的垃圾桶里拿出来的,但总比不穿强。
  我也没有心思看电影,还要寻思着一会怎么才能不引人瞩目的回到家,冷气
直接钻到我的外套里,鸡皮疙瘩起一身,好在电影很快就结束了,为了赶在其他
观众前面,我拉着小新第一个冲了出去。
  门口的工作人员的视线集中在我的胸口,我知道自己因为走的太快,风衣的
领口又低,半个胸部都被看到,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大家都不认识,就算我
裸奔你又能奈我何,我们直奔商场大门而去。
  「你肯定在瞎说,谁会把自己的衣服都放在厕所里啊,人还不见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说的你都不信,我带你去看,去啊。」
  「唉唉,别拉我啊,我怎么跟你去女厕所啊。」
  「算了,早知道我就把衣服都带走,看看到底是谁的。」
  商场大门口处有一对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女在说话,我知道他们说的是
谁,他们说着也望向了我,我想要转身跑走,已经来不及了。
  「妈呀,就是这女人,你看啊。她里面一定没穿衣服,胸都露出来了。老公
快站门口,别让她跑,我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
  我一看形势不对,拉着小新就跑出去,还好那男人没有阻拦我们,反而捏起
了鼻子,我知道可能是我身上的臭味救了我。
  「你怎么不拦啊,让她就这么跑了。」
  「她怎么这么臭,像是大便的味道,拦个屁啊。」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们拐进了一条没人的小路上,喘着粗气,我也无法
忍受自己穿的短裤的味道了,反正周围没人,我脱下了臭臭的短裤,身上只有一
件风衣了,秋夜的风吹的我衣服凌乱,春光乍现。
  「姐姐,你刚刚为什么跑啊,还有你的衣服呢?」
  「姐姐上厕所是把衣服弄湿了,所以就没衣服穿了。」
  我真的是谎话说的连自己都信了,不过我也不想给这个单纯的孩子很多负面
的影响,本来以为能带他到城市来,改变他的生活,现在看来,我的自私害了我
也害了他。
  我们回到了小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通过我在这里一个月的观察,这时候
小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我们的楼在小区的角落里,正常走回家只需要5分钟不
到,但是今天晚上,经过了影院里的放纵,我内心的欲火已经被点燃,此刻的我
脑子里全都是刚才羞耻的感觉,一直被我压抑的快感要控制我了。
  我拉着小新来到一处隐蔽处,脱下风衣交给小新。
  「你先回去吧,姐姐好热,乘个凉就回来。」
  其实我说的也是实话,现在的我已经被欲火点燃,虽然秋天的夜晚已经有丝
丝凉意,但是一丝不挂的我却丝毫感觉不到。
  小新看到我的行为似乎理所当然,毫不觉得奇怪,自己回去了。
  我的计划是这样全裸回家,当然我也不能明目张胆,因为晚上保安是会在小
区巡逻的,而且我无法预计楼上的住户是不是看往下看,如果被人看到,甚至拍
下来,我就惨了。
  我靠着小区的围墙,慢慢的往住的楼房移动,虽然有灌木遮挡一下,但是因
为这里是新小区,植被并不茂盛,有人的话,我还是很难隐藏的,好在小区晚上
确实没什么人,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小区中心的花园,花园里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
中间是一些健身器械和供儿童游乐的场所。
  我的心里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场景居然出现在眼前,踏出这一步,让梦想成
真,还是乖乖的回去,要知道,这里的危险度是极高的,这里白天可是人群聚集,
老年人,孩子们在这里游玩。管他呢,有人来我就跑,大晚上,这里又昏暗,不
会看清我的脸的。
  我鼓起勇气从藏身的灌木中走了出去,路灯照在我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显
眼,我就这样怔怔的站在那里,除了秋虫的嘶鸣,周围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这
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单纯而悸动。没有人胁迫,只是为了身体和心灵的释放。
  我渐渐的平静下来,慢慢挪步到健身区域,试了几下踏步机,这些老年人健
身的东西,我几乎都用不来,很快就觉得无聊了。我又走到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这里有个沙坑,还有滑梯,周围还有一些跷跷板一类的。这个滑梯倒是很有意思,
是那种螺旋式的滑梯,周围像个圆筒是半透明的,底下则是个沙坑。
  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任务,爬上滑梯然后滑下来,然后就准备回家了,看似
简单的任务,却需要鼓起不少勇气,儿童乐园周围的路灯很亮,完全不存在阴影,
被人看到也无处可躲。只能快去快回了。
  我观察四周后,从阴影中跑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了滑梯,因为这里
是给小孩子玩的,空间狭小,我只能半蹲,而且这里真的是出奇的脏啊,地上有
吃一半的冰激凌,还有棒棒糖。看到这些狼狈景象,我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在这里睡着,醒来后发现天亮,依然一丝
不挂,身边却被几个小孩子围着,这些孩子好奇而又调皮,肆无忌惮的玩弄我的
身体,将融化的冰激凌抹在我身上,还将吃过的沾满灰尘的棒棒糖插入我的阴道,
见到我醒了过来,这些小屁孩更加肆无忌惮,他们在我身上尿尿,最后还想要把
我推下滑梯,而他们的父母、爷爷奶奶都在下面,他们马上就会见到一个被他们
的孩子们玩弄的体无完肤的裸体女人滑落到他们面前,我几乎可以想象他们看到
我的眼神,一个变态、一个疯子。我躺在沙地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沙子显得格
外的烫,我身上都是冰激凌,下体的棒棒糖格外醒目,在众人的环视中,我失禁
了,周围的人纷纷为这罕见的一幕拍照留念。
  沉浸在幻想中的我,此刻早已是狼狈不堪,虽然现在不是白天,也没有人围
观,但我身上确确实实的擦满了冰激凌,我还在用棒棒糖自慰,身上也已经是被
汗水和灰尘弄的一塌糊涂。
  经过了一通的妄想,我高潮过后,渐渐的清醒过来,我想从滑梯上下去结束
今天的冒险,因为这滑梯是给小孩子玩的,对成年人的我来说太狭小了,在转角
处我竟然卡住了,就在我准备挣扎的下去的时候竟然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雯雯,你听我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已经在这个花园中了,我立马用手撑住滑
梯的两边,防止自己慢慢滑落,同时摈住呼吸。
  「我今天就是跟同事喝酒,没骗你,没办法我这工作就是这样。喂喂……怎
么挂了。」
  「妈的,女人都这样还结个屁的婚,老子上班这么累,玩玩怎么了?」
  「是啊,马哥,公司都靠着你,压力那么大,要是嫂子都不体贴你,真的不
值得啊。」
  怎么还有个女人的声音,随后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变成低语,但是能感觉到
他们就在附近,我无法判断现在外面是何种情境,但是我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已经
有点窒息的感觉,身上也渐渐的渗出很多汗水,慢慢的我的身子就开始往下面滑,
终于我坚持不下去了,汗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很快整个人就开始往下滑。
  完了,我知道,在这么安静的夜晚,我这样滑下去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来
不及多想我已经看到了滑梯下方的出口了,更可怕的是,我看到两个人影似乎就
坐在那里,我下意识的用双手撑住两边,勉强阻止了自己继续滑下去。
  「马哥,你人真是挺好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风趣幽默又有能力。」
  此时,我就在他们头顶一米的位置,已经能清楚听到他们对话,这对男女似
乎沉浸在暧昧之中,肩靠着肩,居然没有注意到我。
  我渐渐的支持不住,因为过于害怕,小便失禁,尿淋在他们身上。
  「唉,小丽你有没有闻到什么臭臭的味道?」
  「是啊,好像是后面……啊。」
  她回过头的一瞬间,我已经重重的倒在他们身上,他们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回过头看向我。
  「我靠,什么东西啊。」
  「是,是个女人,没穿衣服……」
  我站起身来,转身就跑。
  「什么人啊,是疯子吧,去找保安把。」
  「咦……你看我们身上都是尿骚味,这疯女人干的,好恶心。」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已经远远的离开这处是非之地,潜入了黑暗的灌木之中
了。他们去找保安,我现在处境不妙,必须立刻回家。
  来到了自家楼下,准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悲剧了,我一时脑热就在外面裸奔,
却忘记了自己没有钥匙。
  大楼底下有门禁,我按了几下门铃,没有动静,我想到小新从来没有开过这
门啊,他不会开怎么办,或者他睡着了怎么办,我也不能一直这样站在门口啊。
  我等不到开门只能先找地方躲藏,远远的已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还有手
电筒的光线在四处照射,一定是保安在找我了,我不能在一个地方逗留。围着楼
房绕了一圈,发现一楼有户人家可能正在装修原本阳台被敲了围了一圈铁皮,铁
皮的接缝处被铁丝缠着。
  「你们就不能用监控看看,我一定要找到这个疯子,让她家里人陪我衣服。」
  「哎,我们这的监控还在调试,现在还看不了,我帮你找找看人。」
  他们这时只要再拐个弯就能看到我了,我这时没有其它选择了,被人羞辱的
一幕幕还未远去,我不能再被人发现。我快速的打开缠绕的铁丝,把铁皮围墙拉
开一个小缝,马上钻了进去。
  我躲在铁皮后面,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渐渐离去,这才送了口气,虽然暂时能
避开保安,但是我还是要想办法回去啊,这里的院子里都是水泥沙子一类的建材,
屋里漆黑一片。
  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如果这屋子没人,我就能从这里出去,再回到自己家里
了。
  院子通往里屋的门关着,只有扇窗开着,从窗往里看,什么都没有应该是在
装修,我只能做一回贼了,光身子的女贼想想还有点刺激呢,我心跳加速,翻窗
入室,一落地就感觉不对劲地上粘粘的漫过我的脚踝,我想迈步却迈不动一个趔
趄整个人摔在地上,不好是水泥还没干,我整个人面朝下摔了进去,我赶紧爬起
来走出房间,却看到地上明显一个人影,被施工的看的会被打死吧。
  在窗边我看到自己的样子也下了一跳,整个人像是泥人一样,摸上去已经有
些硬化,我要趁没干赶紧洗掉,不然我要成兵马俑了,悄悄的在整个房子里看了
一下,没有看到人,我就马上到了厕所跳进浴缸开水洗澡,我不敢开灯只能黑灯
瞎火,水也是冷冰冰的我想赶紧洗干净闪人,洗了一半忽然听到动静找门要出去,
确听到有人开门进来,我想不妙怪自己太不小心没自己查看,这屋里居然有人我
都没发现,他打开了门他只要一开灯我就完全暴露了。
  我把人躺平在浴缸里,随时准备被人发现的命运。
  咔哒,是开关的声音,如果这时候灯亮起来,我就完全暴露了,被当成小偷,
谁会光屁股去偷东西啊,说不定还要被这些装修工人蹂躏一番,他们看到我破坏
了水泥地一定不会放过我。
  我几乎放弃的时候,老天眷顾了我,灯居然没亮。
  「妈的,忘了总闸拉掉了。」
  接着我听到男人尿尿的声音,我和他近在咫尺,看着他尿完一哆嗦,转身走
的时候。我的心几乎要跳了,我也不敢再洗了,就这样湿淋淋的爬出浴缸,听着
外面的动静。
  「强子啊,你啥时候回来啊,我尼玛都快饿死了。」
  「嗯,我才睡醒,快回来,晚上再把地搞搞,明天要刷墙。」
  听起来这男人是在打电话给同伴啊,如果我再不找机会脱身就真走不了。
  我正躲在厕所门后面,忽然灯亮了,而且不仅是厕所的灯亮了,连外屋的灯
都亮了,我看着自己的身体,皮肤上明显还有一块块水泥干掉的痕迹,头发上更
是结成了块,但是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就在我从门缝里看到有人往里屋走去的时
候,我走出了藏身之处,踮着脚来到了客厅。
  因为对于房子的结构不太了解,我一时间没有发现大门在哪里,这时脚步声
又响了起来,完了,有人朝客厅走过来了。
  我光秃秃的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雪白的肉体尤其明显,我一看大厅的角落
里堆放着大量的木板有半人高,后面有空隙可以躲人,我赶忙跑到后面趴在地上。
  很快那人打开了客厅一角的电视,自己拿一把小板凳坐下看起电视来。我心
想不妙,虽然门就在我背后,我从木材后面走出去四五步就能开门出去了,但是
势在会被发现啊。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那个男人。
  「喂,知道了,来了。」
  说完他朝门走去,明显的其他人回来了,我的处境危险了必须做好被人发现
的准备,我的脑子快速转动着,几乎就准备直接冲出去,按住他,直接色诱他然
后趁机逃跑,这时他只要一转头就能看的一具白花花的女体了。
  但是明显他没看的,他似乎很被电视节目吸引,开门后他瞬间回头继续看电
视了,他是按了外面的总门,而现在门开着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虽然可能
被外面的人撞到,但是总比瓮中捉鳖好,不容多想,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确结结
实实的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接着传来一声惊叫,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冲了出去
跑向楼梯间。
  外面是两个人茫然的看着我,我三步并两边的上楼,怕他们反应过来会来找
人,我家住在8楼我一口气跑了上去,简直要断气了,使劲敲门没人开门。
  完了,小新是不是睡着了,我不可能一直站在门口啊,我准备继续往上跑。
  这时楼梯间传来脚步声还有人喊「抓贼啊,你跑不掉的。」
  我慌了,就在这时候门开了,小新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口,我感觉就像天堂之
门被打开了赶忙拉着小新进了屋子锁上门。
  「姐姐,你回来了啊。」
  我的腿这时已经抖的像筛糠一样,话都说不出了。
  这天晚上我做了梦,梦到自己光着身子在外面迷路了,被人追赶,一路躲藏,
很紧张又很刺激。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
  第二天我一天都不敢出门,晚上实在憋不住了,小新硬要拉着我出去玩。我
特意戴上帽子怕被一楼的人认出来,好死不死一楼那户人家房门打开几个民工坐
着吃饭,我听到他们似乎是在议论我昨天晚上的事,看到我他们都停了下了,对
我行注目礼还和小新打招呼,我也报以微笑,一个昨天我撞到的人说。
  「小姐晚上睡觉锁好门窗啊,这有贼,昨天我们这就遇到了差点抓住。」
  「是啊,还是个女贼,身材倒不错,抓住干死她。」
  「哎,当着人家姑娘和孩子说着话。」
  我听后哭笑不得只能感谢他的提醒灰溜溜的走了。
  刚走出大楼小新就指着墙上说。
  「姐姐真的有贼哎。」
  我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在楼大门口贴着张照片,照片是一个裸体的背影是在
小区的花园里,偷偷摸摸的真的像个贼,连屁股都看到了。
  「咦,姐姐这不是你嘛。」
  我连忙拉着他走了,让他不要乱说,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的心里却是七
上八下,难到他们真的报警了?要是警察问起来怎么说,如果警察介入的话他们
不是能够很容易调取监控最后推理出我就是那个小偷?我也没心思逛街很快就回
去了,几天里我都过的惶惶不可终日,生怕有人找上门。
  还好一星期过去了没发生什么事,墙上的照片也都被人撕去了。我提着的心
渐渐放了下来,圆圆并没有发现我什么异常,可能是我已经够异常的了。
  一个月后圆圆要出去拍外景,可能要出去一周,我又和小新单独在家了,一
段时间的憋闷,我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在家洗完澡没穿衣服就在家里晃,圆圆
在的时候我没有那么开放,怕她啰嗦。
  小新心领神会一样的提议出去逛逛,我一看已经9点多了,知道外面其实没
啥好逛的无非就是小露一下。想到这我又紧张起来,毕竟上次差点被人抓到,裸
露的背影还被全小区的看到,不知道现在小区的保安会不会变得更加严了。
  正好去试探一下,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晚上有点微凉,我只穿了一件风衣就
出去了。风衣长到膝盖,应该也不是很违和。
  我们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点东西,付账的时候我差点忘记自己风衣里面什么都
没有,解开两颗扣子门拿钱包,收银小妹直愣愣的看着我的胸口,我这才注意到,
马上拉着小新跑了。
  回来的时候特意在小区的凉亭里坐了会,我是为了观察小区保安的巡逻规律,
小新则没心没肺的在旁边玩着滑梯。到了11点的时候小区的大门就关上了,只
开着小门,还要靠门禁才能进。
  没有外人进来,除了保安这里就是相对安全,这时候我在小区已经很熟悉了,
哪里可以躲藏,哪里是死胡同,哪里灯光暗我是一清二楚。我又带着小新在小区
里逛了一圈,就像是和孩子玩。其实我心里五味杂陈,冒险已经成为我的天性,
危险带来的快感超过了暴露本身。
  12点的时候,一束手电光打在我身上,我全身一颤,感觉像暴露被人抓住。
  再一想我现在外面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保安对我笑了笑,说那么晚还不回
去。我说陪孩子玩,现在准备回去了。目送保安回到保安室我知道机会来了,楼
里的灯光也基本暗了,我带着小新到一个暗处,说我们玩一个游戏。
  我把风衣脱下给他,他去藏,然后我来找,我告诉他只能藏在小区里哦。
  小新乐呵呵的拿着我唯一的衣服走了,我躲在一棵粗大的树后面等。
  又一次全裸的在小区里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掉这毛病,多少次遇到危
险任然执迷不悟就像是瘾君子一样,我的大脑可能也成瘾了。
  不一会小新回来了,吓了我一跳。他对着我坏笑,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
出去,他跟在我后面,这画面非常违和。
  我问他大概方位在哪,他摊摊手,我只能漫无目的的在小区里走,我自己想
出来的游戏,怪谁呢,绕了两圈,绿化带什么地方都看过了,没找到,我想那么
大件风衣没那么好藏吧,我开时急了,我已经光着身子在外面逛了半小时了,时
间越长危险越大。
  我央求小新告诉我在哪,我认输。他指向小区门口的方向,我慢慢靠近,门
口的灯光很亮,又有保安室,我看到衣服在保安室的门把上挂着,这熊孩子,怎
么那么坏,我看他智商一点都不低啊。这我怎么能过去,那边灯那么亮,而且主
干道上还有监控。
  我躲到保安室背后的黑暗处,叫小新帮我拿,小新竟然不肯,还一溜烟的跑
远了。我无语了,只能尽快想办法,如果有人开门看到这衣服就惨了。
  我慢慢朝门口移动,我已经能听到房间里的声音了,两个人在聊天,而那扇
门上半部分是玻璃的,我不能走过去,我半蹲在地上手脚并用往前爬,如果此时
有人进小区我跑都来不及,我头上就是监控,如果这两个敬业的保安看一眼监控
我也暴露了。
  我爬到了门边,只需要伸手就能勾到衣服了,忽然感觉眼前一亮,糟糕,是
正门来了一辆车,他的车灯已经打到我身上了,我来不及思考了,赶紧拿起衣服
转身就跑,一口气跑到一个绿化带里钻到树后躲了起来。
  穿上了风衣还迟迟不敢出来,这时小新乐呵呵的走了过来,他说叔叔们在找
你呢,我听了头一炸,他又说要睡觉拉着我的手往外走,我怕的不敢走。他说是
吓我的,这些人根本没发现我。
  我一看周围确实没什么动静,就走出了绿化带回到家,心还扑通扑通直跳,
没想到这样的暴露小游戏都能这么刺激,我还假意的训斥了小新。让他以后不要
这样把我置于危险境地。但是我内心还是觉得这样的游戏体验很刺激即能满足我
的暴露欲望,和以前比也不是太危险。
  随后几天我们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晚上都出来,保安每天看到我们,以为我
们只是孩子贪玩,我们又长的人畜无害的,小新则越来越会藏,我后来都会正常
穿衣服,什么衣服裤子内衣内裤,然后脱下来给他藏,其间还发生意外害我损失
几件衣服,他把我一件内衣放在垃圾桶里,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垃圾车进来把垃
圾清走,还有一次他把我一件外套放在一栋楼门口,被夜归的人拿走了,其他时
候一切都很顺利,我们也乐此不疲。
  一天圆圆打来电话说明天要回来,看来今天晚上要好好玩玩,我和小新早早
的就出门了,在外面吃了点饭,我喝了点啤酒,我现在暴露的时候都爱喝点酒,
可以壮胆,也让自己没那么冷。
  回到小区已经9点多了。按照平时是还早,但是这么玩了一个星期,我胆子
越来越大,对地形也熟悉了。
  这时的小区窗户中还透着灯光,偶尔还有夜归的人匆匆回家。其实是比较危
险的,但是危险伴随着刺激,我们到了老地方,我慢慢的脱下全身的衣物,享受
着这个过程。
  小新拿着它们一蹦一跳的走远了,不知道有人看到他手上这些东西时会作何
感想,特别是女士内衣裤?我百无聊赖的等着他回来,今天的时间特别长,难道
出了意外?被人发现了?都怪我,我怎么能为了满足自己把这个孩子搭上。
  但是我现在怎么办,我继续等,焦急之下想要走出这个避风港,外面的楼里
还亮着光,楼上的人往下一看就可能看到我,忽然背后传来几声犬吠,把我的魂
都要吓掉了。
  我转身一看,一只土狗离我五米左右对着我叫,我最近在小区里玩这样的游
戏也从来没见过野狗啊,难道是别人在遛狗?这可不妙,想到这狗的主人可能在
附近,我干嘛往林子深处跑去,这里的灌木挺密集,我从没进去过,现在只能硬
着头皮往里面钻。
  钻过几排的灌木,里面是一些又高又直的柏树,我光着的身上被植被给划伤
了,在里面就是小区的围墙,我回头看到狗还是跟着我,但是没有叫,这是把我
逼到墙角了。
  围墙是做成有铁栅栏,很高,外面一片漆黑。而一处墙上的栅栏空出一块,
没想到这小区还有这样一处安全隐患。这时我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喊。
  「阿黄,跑里面去干嘛,快出来」
  果然狗主人在,还好我跑的快,这狗跑出去,又跑回来。
  「你是不是捡到什么宝了?」
  说完从外面投进来一束光亮,我一震,心想不好,不能被人发现,只能从缺
口处勉强钻了出去,我出去后发现这边是一处绿地,我还是身处树木中还比较安
全,我马上蹲下,「阿黄,你没事乱跑干嘛,害我身上也都是脏东西,回家好好
揍你。」
  然后安静了,看来危险暂时解除了。我定下心来观察四周,这边是小区围墙
的外围。不远处是一条小路,远处有路灯,马路对面是另外的在建小区,现在是
一片漆黑,我现在正在路边的绿化带里,这条绿化带挺宽的。植被也很茂密,我
现在也很安全。这条路我都没走过,应该是还没开通,那岂不是很安全。
  我心血来潮的想要走远一点,我从绿化带这头走到那头,确实发现路没开通,
被水泥墙封着,开了个小口可能让土方车进出,还有个小岗亭,但是现在也没有
人,我大大咧咧的走出了绿化带,暴露在路灯之下,好久没那么刺激了,我后悔
为什么今天才发现这里,我在小区都玩腻了,我悠闲的在路上踱步,由于是开土
方车的路,路上都是沙石,我赤着脚走的好疼,前面就是在建小区的正门,我怕
有人看门不敢靠近。
  心想今天就这样吧,万一小新回来找不到我,我准备原路返回,这时我看到
我地上的影子突然拉长了,我狐疑间一转头看到路上正开来一辆卡车,这时距离
我100米左右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专心没注意到卡车的声音。
  这时车已经停了,车上的远光灯直直的照在我身上,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车
灯闪到我什么都看不见,等车灯熄灭车子熄火后,我才看清,我面前已经站着几
十个民工了。
  「怎么有个光屁股妞,你们谁家婆娘跑出来了。」
  「有人叫的鸡吧,见者有份。」
  他们议论纷纷,有的甚至拿出了手机拍照。而我似乎被定住一样无法移动,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被日本人送到工地蹂躏的经历,感到头皮发麻,慢慢的这些人
开始向我靠近围住了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娘们挺漂亮啊,看着奶子,多挺。」
  「妹子,你是什么人啊。」
  我只是低头不语,有人猜测我是精神病,这倒是给了我一个脱身的办法,我
就装精神病。
  我忽然躺在地上打滚,一下子我身上就都是泥沙,「怎么了,这是,发病了
啊。」
  有人来拉我,我一口咬他手上。
  「哎哟,怎么还咬人呢,真是个疯子,快报警。」
  一听他们有人说要报警,我站起身,直接抱住那个看上去像他们头头的人,
佯装要脱他裤子,他却一脸嫌弃的推开我,其他人发出一阵哄笑,我又找到另外
一个人,要脱裤子,所有人都散开了,我一看有机会,朝我来的方向撒腿就跑,
躲到树林里,看到他们还在望向我这边议论纷纷,并没有追来。
  原来男人遇到这么主动的女人也会怕啊,估计放到平时早就本性毕露了,叫
看到我脏兮兮的就装清高了。我一看安全就一摇一摆爬回了小区。
  回到我原先躲藏的地方,依然没看到小新,我担心了,总不能不回家一直蹲
在外面啊,在小区里装不了精神病啊,我慢慢的移动了出去,藏在绿化带中,到
以前几次他会藏衣服的地方,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难到他回家了,有一次他把
我衣服藏到住的楼里去了,差点被人发现。
  我到了楼门口,没有钥匙,进不去。我等在楼对面的灌木里,我头上就是盏
路灯,所谓灯下黑,我所在的位置反而安全。
  我希望小新找不到我的话会回来,这时楼道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走出来倒
垃圾,垃圾桶要走过去大概20多米的距离,她用一块砖抵住了铁门,就往垃圾
桶走去。
  机不可失啊,我一下子跳起身,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了楼,也不知道有没有
人看到,我不可能走电梯,只能走后楼梯间,打开了楼梯间门,就听到了外面铁
门打开的声音,我想要往楼上去,却看到楼上的声控灯亮了,难道有人要下来,
这里有一间变电室,小新把我的衣服藏进去过,里面很小只能容一个人站着。
  好在今天运气好这门也开着,我立马躲了进去,关上门里面一片漆黑,只有
一些电子设备的点点星光。
  我紧张得听着外面的动静,双腿不由的颤抖。我听到外面有人的脚步声,似
乎是下楼,安全门被关上又打开,是那个倒垃圾的中年妇女吗?脚步声停下了,
有人和我就隔了一扇门。
  我全身赤裸又脏兮兮的,像个疯子,这里不像在外面,被邻居看的我这样,
我无法在这里住下去,门还是被打开了,一瞬间我坐到地上,眼睛无法适应光亮,
完了,我被发现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