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


  从王茵家出来,秦修文步行来到了许晴家,两家其实离得不远,也就十多分
钟路程,敲开了许晴家的门,提前知道秦修文今天要来的许晴,早早的升高了家
里的炉火等待秦修文的到来!
  进门后的秦修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许晴倒好茶就坐在了秦修文旁边,讨好
的挽着秦修文的手臂,把手臂放在自己胸前说:「事情办好了?」
  秦修文:「虽然很麻烦,但是还是办好了,你也知道,像你们家张小琴这样
她爸爸还在审查的知青,按道理都应该下放到外省的山区去的,这次能给她争取
到去我们那里已经很难得了,而且有我照顾着她亏不了她,再说年后你不是也要
过去吗?这样你们一家三口又住在一起了,对你们来说其实就是换个地方住而已!
  许晴:「谢谢秦主任,等会晚上我烧几个好菜感谢您!」
  秦修文:「别等晚上了。来,现在先来谢谢我,给我跳段舞!你以前可是市
文工团的台柱子!还跳过天鹅湖,去把衣服换了,给我来一段,里面的衣服就别
穿了,直接穿那个裙子就好,以前在台下看你跳舞,每次你一抬腿,我就想知道
你下面是什么样,但是都被那白色紧身的裤子挡住了,今天我要好好看看!」
  当着秦修文的面换好衣服的许晴在秦修文面前舞动着身体,像一只高傲的天
鹅,文革开始后只能跳「忠」字舞的许晴并没有忘记「小天鹅」的舞姿,虽然没
有伴乐但是高雅的芭蕾舞还是让许晴自己也陶醉其中,虽然舞动的自己穿的有些
少,每次高抬腿都会让唯一的观众漏出猥琐的笑容,但是十多年的舞台演出经验
让自己已经习惯于台下的男人那对自己下体探索的眼神,要是今天唯一的观众能
不把自己的肉棍拿在手里撸动,她还可以在心里骗着自己,这只是一次正常的演
出,而不是对艺术的亵渎!
  秦修文看着在自己面前舞动的许晴那没穿内裤的裆部,被舞蹈裙摩擦的似乎
已经有液体流出,自己手里的肉棍又硬了几分,在许晴又一起高劈抬腿的时候秦
修文说:「别动,保持这个姿势!
  许晴就只能一只脚站着。一只脚抬起,让双腿180度打开,而自己的阴户
也正对着秦修文那握在手里的肉棍!
  秦修文把裙子遮挡着阴户的部分拉开。握着自己的肉棍就这样站着插了进去,
在许晴阴道里液体的充分润滑下,秦修文的肉棍进入的相当顺利!
  站立的姿势让两人都快速消耗着体力,而今天许晴也努力配合着秦修文,并
用言语刺激着秦修文,这点秦修文是知道的,秦修文也明白许晴的小算盘,无非
是想让自己在她身上多发泄几次,最好能忘记今天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秦修文:「去,到里屋床边趴好,我要玩你后面,这样站着太累!
  近了里屋许晴蹲下身体快速的帮秦修文进行的口交,尽量把口水多涂抹一些
在秦修文的肉棍上,而自己的手也在从阴道里掏出淫水摸在肛门上,这样可以最
大限度的减少自己的痛苦,老实说插前面的时候自己还会有些快感,但是后面给
自己带了的只有痛苦!
  趴好的许晴两只手伸向后面尽量把自己的肛门掰开,嘴里还说着:「秦主任
请插我后面,我知道我前面已经松了,不能让您尽兴,但是我后面很紧的,也就
您用过几次,包你满意,求你一会多射点给我!」
  秦修文握着鸡巴慢慢挤进许晴的肛门,肛门周边刚长好的伤口又一次崩裂出
血,菊花被侵犯带来的痛苦让怕痛的许晴不可控制的留下了泪水,但是留着眼泪
的许晴依然双手掰开屁股,回头对着秦修文一边笑一边说:」秦主任的鸡巴真大,
插的我好舒服,用力干我,一会全射给我!
  秦修文扶着许晴的屁股一边做着运动一边笑着说:」怎么怕我不遵守承诺,
现在想让我多射一些,最好射的今晚没兴趣去找小琴?放心,我这人一向说话算
话!
  被秦修文看穿心思的许晴说:「秦主任当然是一诺千金的大人物,自然不会
骗我的!是我自己太紧张了!」
  秦修文:「放心,晚上按我们说好的,把药下在小丫头的饭里,我就摸摸看
看,不会破她身子的,她明天一觉睡醒什么事都不知道,你我也可以当什么也没
发生过!」
  是的,这就是自己求秦修文帮忙办理女儿下乡的代价,在女儿不知情的情况
下,让秦修文看看,摸摸,这是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最大的让步,如果不这样,
自己女儿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下乡,如果哪些人知道自己女儿有一个反革命的父
亲,那可想而知她会面临什么!
  秦修文想着第一次见张小琴的时候,是许晴带着她一起来看张存根,张小琴
那清纯的脸蛋配上一双马尾辫,冬天厚厚的棉袄也没有遮挡住少女那苗条的身材,
当时就看的秦修文的鸡巴抬起了头,然后把正在探视屋一家团聚的许晴以填写探
视材料为借口拉进了一墙之隔的观察室,观察室因为要能看见探视屋而开了一个
小窗口,就在窗口前,秦修文一边看着正和父亲张存根聊家常的张小琴一边干着
她的母亲许晴。
  而正在被抽插的许晴从秦修文看到自己女儿时候的反应,许晴就后悔不该由
着女儿任性,带着她来看丈夫,这个秦修文果然对自己女儿有非分之想,自己无
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逞,自己已经这样了,秦修文这伙人想怎么玩都可以,但是
自己的女儿一定不能被他们染指,自己会用生命来保护女儿!
 正在一边干着许晴一边看着张小琴的秦修文可能想不到等会当自己以张存根
  相威胁的时候,许晴依然不同意自己上了张小琴!
  而事情的转机来源于张小琴的下乡通知,因为受到张存根的影响,这次张小
琴被分配到领省一个大山的林场去了,见识过秦修文这个革委会主任的做事风格,
许晴不相信在没有自己保护下的张小琴能逃脱悲惨的命运,于是求到秦修文这里,
两人才达成这个不破身子随便摸的协议!
 屋里在许晴和张存根的大床上已经射在许晴肛门里的秦修文正躺在那里想着
  张小琴的模样,想着那清纯的脸上那个大大的眼睛,想着他叫自己秦叔叔的
时候那腼腆的笑脸,想着她在和自己诉说没能加入红卫兵的苦恼时那皱起的鼻头,
自己的鸡巴就又一次在正在清理的许晴嘴巴里硬了起来!
  感受到嘴里鸡巴又硬了起来,本来很开心能让秦修文在发射一次的许晴,看
到了墙上的挂钟,女儿就要到家了,于是她帮秦修文穿好衣服,自己也穿好和秦
修文一起来到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女儿放学!
  张小琴今天的心情糟透了,身边的同学有的去参军入伍,有的分配到工厂上
班,即使下乡的同学,也是在附近,只有自己去了外省还是在大山里,从爸爸出
事后,本来围着自己的朋友远离了自己这个反革命的小崽子,不管自己如何努力
所有的荣誉都离开了自己,连红卫兵自己都不能加入!
 垂头丧气的打开家里的门看到了上次在探望爸爸时候的见过的秦主任在和妈
  妈聊天,虽然这个秦主任上次对自己很关心,据爸爸说还很照顾他,但是自
己就是讨厌他。
  张小琴:「秦叔叔好」
  虽然不知道他来自己家做什么,从小受到良好家庭教育的张小琴还是有礼貌
的打招呼。
  秦修文看着进门的张小琴那精致的小脸上不开心的表情笑着说:」怎么不高
兴,还在为下乡的事烦心?给你看看这个!」
  接过秦修文递来的信纸一看,是知道盖了市革委会大印的通知,上面是通知
自己去青山县参加知识青年下乡在学习的通知,青山县不就是爸爸在关押的县,
接到这个通知的张小琴脸上终于漏出了笑容!
  许晴:「还不快点谢谢你秦叔叔,你秦叔叔不仅把你的事办好了,妈妈年后
工作也调动到青山县了,这样年后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张小琴:「谢谢秦叔叔,太感谢你了,爸爸说的真对。你是个大好人!我都
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秦修文:「哈哈,至于你怎么报答我,我已经和你妈妈说好了!」
  张小琴看着许晴说:「妈妈,你答应秦叔叔什么了?秦叔叔帮我们这么大忙,
怎么报答秦叔叔都是应该的!」
  许晴看着秦修文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还好这个时候秦修文接话了:
「小琴,我和你妈都说了,只要你好好工作。好好革命,肯为革命做出恭喜,就
是最好的报答,是吧?」
  许晴点着头说:「是啊,你可不要辜负了你秦叔叔一片苦心,好了陪你秦叔
叔说说话,我要去烧饭了,今天你秦叔叔来市里忙你的事,天太晚回不去了!吃
过饭就睡我们家了,你晚上和我睡!」
  一顿晚饭在秦修文的入党参军的保证下,张小琴对秦修文的好感度是直线上
升,想想不爱搭理自己的同学如果知道自己入党参军后的表情,自己就浑身颤抖!
  厨房里正在盛汤的许晴也在浑身颤抖,看着自己下在女儿碗里的药一点点的
消失,想到一会自己要亲手把女儿送到买个禽兽手里,许晴就悲愤的浑身颤抖!
  喝完了最后一口汤的张小琴,本来还想陪着秦叔叔多聊会,但是出去游行了
一天的自己太困了,记得还是妈妈和秦叔叔扶着自己去的卧室!
  看着已经在床上睡着的张小琴秦修文对许晴说:「去给她外面衣服脱了,里
面的留下,我自己来!
  许晴内心还在挣扎,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和秦修文达成的这个协议是对还
是错,现在让自己亲手脱光衣服,把自己心爱的女儿送到这个禽兽面前,自己颤
抖的下不去手。
  秦修文:「怎么?不愿意帮她脱?行,你不愿意脱我自己来,你出去吧,但
是你可想清楚,你不在旁边提醒我,我要是我忘了我们的协议,把她给上了,你
可别后悔!」
  许晴:「别,别,我给她脱,秦主任求你遵守我们的协议,小琴还小,你要
想做,就和我做。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秦修文:「好了,好了,别啰嗦了,我一定遵守承诺,快给她脱了。然后自
己也脱了,我比比你们娘两有什么区别!」
  很快按照秦修文的要求,脱得只剩下内衣的娘俩并排躺在了大床上,而秦修
文站在床边,像在检阅自己部队的将军!
  对比过母女两身材的秦修文挺着勃起的鸡巴上了许晴和他丈夫的大床!
  秦修文同时摸着母女两的胸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女儿时候就觉得小琴比你
胸大,这一摸果然比你的大!你这当妈的是不是把好吃的都给她吃了!」
  许晴看着秦修文说:「我要是早些时候知道秦主任爱摸这个丫头,我就给她
多喂些,让她胸更大些,让秦主任摸着更舒服!
  秦修文:「哈哈,虽然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听着还是开心,你也起来吧,
到我背后给用你的胸给我按摩一下!」
  许晴听话的起来,从后面抱着秦修文,嘴巴在秦修文的耳朵旁一边哈着热气
一边发出醉人的呻吟,胸部在他后背摩擦!
  这个时候的秦修文一边亲吻着张小琴的嘴巴,一边摸着张小琴的胸部,当两
人唇分开的时候,一条唾液连成的线慢慢断开!
  离开了身下少女的嘴唇,脱去少女白色的胸衣,含住少女微微内陷的粉色乳
头,听着少女那梦呓般的呻吟,享受着少女母亲在身后胸部的按摩,秦修文玩弄
了一会少女的胸部,就值起腰挺着鸡巴对许晴说:「来,你到她头那边,把她嘴
掰开,我要干她的嘴巴!」
  许晴哀求的对秦修文说:「秦主任,你干我吧,干我嘴巴,我给你深喉,放
过小琴吧,她还小,不要糟蹋她了!」
  秦修文:「哼,怎么你想反悔?我们协议可是说好的,我不破她身子,别的
随便我,怎么上面的小嘴不给我用,想让我用小面的小嘴?」
  许晴:「那秦主任求你慢一些,你的东西太大,我怕她受不了!」
  秦修文一边脱去张小琴的内裤一边和张小琴摆成了69的姿势对着许晴说:」
  真啰嗦,你掰开她的嘴,自己扶着我的鸡巴放进去,这样进去的速度你自己
掌握可以了吧!说完,秦修文自己趴下上身对着张小琴那粉嫩的下体伸出了舌头
开始舔弄,很快张小琴下体开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而秦修文全部给舔弄到自己
嘴里!
  吞咽了下去!
  这边许晴一手抓着秦修文勃起的鸡巴,一手掰开自己女儿的嘴巴哭着对张小
琴说:「小琴乖啊,别怪妈妈啊,妈也是为了你好。今天这个事我和你秦叔叔谁
不不会说出去的,你就当做了个噩梦,明天早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边说着,
一边把鸡巴塞进了她女儿的嘴里!
  龟头慢慢进去,当龟头碰到少女舌头的时候,少女那粉色的舌头条件反射的
要把入侵的龟头推出嘴巴,这条件反射的蠕动让正在大口吞咽少女处女淫液的秦
修文发出了快活的呻吟。
  随着秦修文鸡巴的一点点深入,本来用手握着鸡巴掌握鸡巴进入长度的许晴
越来越感觉自己抓握不住这个肉棍,忙哀求的对秦修文说:「秦主任,慢点,慢
点,太快了,小琴受不了的!」
  秦修文:「你呀。要真心痛小琴,就给我舔舔屁眼,这样我快点射出来。小
琴不就不用受苦了吗?」
  许晴:「什么,舔屁眼?那也太埋汰人了?多脏啊!」
  秦修文:「放心,不脏,我来你这之前,王茵刚给我舔过,就是你介绍来为
他儿子那个事找我的那个王茵,你要是不舔也行。随便你。我一会要是把小琴的
嘴巴给干烂了,你这个当妈的不心痛?」
  秦修文话没说完,一条香舌主动靠近了自己的屁眼,在上下运动的屁股上,
从屁眼舔到睾丸上,又舔回了屁眼。
  秦修文:「你真是聪明,无师自通啊,知道怎么舔,我最舒服,对,来回动
一动,用嘴巴吧蛋蛋吸进去,哦,舒服,在去舔舔屁眼,舌头用力伸进去,妈的,
原来你舌头这么长,都顶到我前列腺了,早知道,应该早让你来试试,王茵那个
老婊子和你一比差的太多!」
  在许晴和张存根从新婚用到现在的大床上,秦修文趴在张小琴的身上舔着张
小琴的阴户,手在抓着少女的酥胸,鸡巴在少女的嘴里来回抽插,而少女母亲扒
着这个正在干自己女儿嘴巴的男人的屁股,香舌一次次的深入男人的直肠,以求
给男人更大的刺激,让男人快点释放出来,而结束今天这场悲惨的闹剧!
  随着少女一声骄哼,秦修文大声说的:「她妈的,这个小丫头睡着了都能高
潮,喷了老子一脸,妈的,我也要射了,射死你这个小骚逼!」
  许晴:「秦主任,求求你,射我嘴里,我最喜欢吃你的精液了,求你了,射
给我!」
  秦修文加快速度大开大合的干着说:「我今天就是要射在这小骚货的嘴里,
你那嘴我射够了!射了,我要射了!」
  就在秦修文要射精的时候,许晴快速的拿出秦修文的鸡巴放进了自己嘴里,
这也许是她作为母亲能为女儿最后做的事!
  鸡巴在许晴嘴巴里喷射,许晴脸上笑着。一边笑着一边把鸡巴吞进喉咙深处,
鸡巴又在食道里喷射了几股,异物的刺激让许晴干呕了几下,眼泪水也从眼睛里
流了出来,但是许晴还是笑着,她在最后关头还是保护住了女儿没有被这个禽兽
的液体玷污!
  秦修文一边射着精,身下少妇的喉咙很舒服,喉管自然的蠕动让他生理上更
是舒服,但是他很生气,是的,生气,自己这泡精液应该射在少女没被精液玷污
过的嘴巴,宣示着自己对这个少女嘴巴的占有,而现在精液却在少女母亲的嘴巴
里停留,那个被自己还有自己手下射过无数次的嘴巴!
  秦修文的鸡巴还在许晴的嘴巴里,秦修文没有拿出来的意思,他生气的说:
「我们说好的只要我不破她身下,其他都听我的,现在你违约在先,我给你个选
择要不我一会干烂她的小逼,要不我现在就要尿一泡在你嘴里,如果有一滴从你
嘴巴你出来,我依然干烂她的小逼。当然你也可以现在放弃,让我直接干她!」
  许晴没有说话,她嘴里还含着秦修文软下来的鸡巴,点头的时候嘴里的鸡巴
和她的头一起上下摇晃!
  秦修文尿了出来,这次他虽然没有控制速度,但是有准备的许晴大口的吞咽
下。真的一滴没有撒出来!
  秦修文就这样鸡巴放在许晴的嘴巴里休息着,等鸡巴慢慢又硬了起来,他让
许晴躺好,把张小琴放在了许晴身上,鸡巴塞进了许晴的阴道自己趴在了张小琴
的身上抽插着,这种插着许晴,但是除了鸡巴接触的是许晴,其他全部是张小琴,
秦修文用这种方式欺骗着自己!?。
  而对于许晴说,只要们保护住女儿的身体,别的都不重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